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测地勤务 >

幕后英雄——地勤航空兵

发布时间:2019-12-06 14:4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为解放军中唯一的水上飞机部队,北海舰队青岛某部装备的水上飞机已经服役25年了。因此,这里的地勤官兵们每天都担负着繁重的飞机养护及维修任务。政委于海波用几句话概括了他们的辛劳,“冬天一身霜,夏天一身汗,长年一身油;弓身为桥,挺身为梯。他们的工作非常辛苦,但又非常重要。”

  附件师王忠新所在的修理厂附件车间担负着水上飞机液压、冷气、操纵、燃油、除冰和防灭火等六大系统部附件的修理工作,附件工作用“苦、累、脏”来形容是再适合不过了。2006年冬天,他进入飞机油箱进行油箱清洗工作。对于身高超过1米8的他来说,通过大小只有50*50厘米的油箱口、再进入到总容积两立方米的油箱中本来就不是一件易事。那天,他正在油箱中一点一点地将尘屑和油污清理干净,没想到不出一会儿,战友们就发现他在充满刺鼻油气的油箱中晕倒了。

  “我们用来清洗油箱的油,挥发性很强,我那是有点中毒的症状。就像一氧化碳中毒似的,很快,你都没反应过来,就直接倒在油箱里了,晕过去了。那时每个油箱外都有人,所以他们把我拖出来了。”王忠新笑着说。他在机库醒来后,在油箱外休息了半小时,再次钻进去,把工作完成。“你是干这个的,不干完怎么能行呢?还得继续啊。”

  长年繁重的工作让王忠新落下了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本该卧床休养的他,却放心不下手中的工作。机务大队长周权威告诉我们,除了腰椎问题外,耳鸣、关节炎、心律不齐都是地勤人员常见的职业病。

  周权威给记者解释说:“耳鸣是因为嗓音;关节炎呢,不是因为老下水,是因为天太冷了,海边雾气大,很潮湿。那心律不齐也是因为嗓音,我们离飞机近啊,发动机一响,我们就感觉心脏一起震,感觉要跳出嗓子眼儿来。”

  周权威从事机务维护工作二十多年了,“吃苦耐劳、严谨细致”一直是他的工作原则。38岁那年,他为了解决飞机的一次突发故障,在夜幕中潜入5摄氏度的低温海水中反复检查了三次。

  “在海里眼睛睁不开,就是用手摸的,这些零件啊、部件啊,我们脑子里都有数,什么样是正常,什么样是不正常,一摸就知道了。”周权威回忆说,当时自己脱掉衣裤,潜入冰冷的海水中,摸索着可能出错的每一个部件。但是为什么要下水三次下水呢?“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就是害怕检查的不够好,工作的不到位。”

  老同事王俊刚了解周权威,他说,周权威不是不相信自己,而且肩上的责任太重了,担心机组的安全,也要为部队财产负责。那天,一而再、再而三地检查、复查,直到确认故障排除,周权威才安心上岸。当时从海水中直起身子来的他已经被冻得说不出话来了,但他却说,机务人员就是飞机的保姆,所有这些都是他应该做的。

  “机务是战鹰的保姆,工作一定要落实。如果飞机不好,就算影响任务、就算挨批评,我也不能让它上天。”周权威的语气和表情都特别地诚恳。

  说到地勤官兵的“保姆”情结,机务大队特设主任王俊刚可谓是“母爱泛滥”。不得不提的是他的一次休假经历。去年11月,他休假在家。他家距离机场只有二三百米,每天早上他就伴着飞机的起降声起床干活。有一天听着听着,飞机的发动机声儿不对劲了。

  “我一听,(声音)怎么突然停了?我马上打电话问‘怎么了’?!后来才知道是飞机试飞时刹车系统有点问题。”当记者追问他当时他在做什么时,他憨厚地笑了,“我在粉刷墙壁呢。”

  说到这里,大家都笑了。周权威打了个比方,“这有啥听不见的?孩子哭了,不管多远,妈妈肯定能听到。这就跟我们的娃似的。飞机的声儿,人家听着是嗓音挺吵,我们听起来,觉得还挺好听的呢。”

  地勤工作往往需要起早贪黑,王俊刚的妻子笑称,他把自己的家当旅馆,修理厂反而才是他真正的窝。为了照顾家庭,妻子辞掉了工作,好让他全心全意干好机务工作。提到这些,王俊刚觉得很愧疚。

  “我们从事的工作,早上起得很早,晚上又加班回得很晚,家庭照顾不了,必须有一个人牺牲。所以,她辞职了。我每次想起这个事儿都觉得挺对不住她的,因为不光是我们需要成就感,她也需要工作、需要在工作中得到成就感。”

  正是出于对海与天深沉的爱,地勤官兵默默无闻地奉献着。但是,修理了一辈子飞机的他们,却很少有人上过天。记者在修理厂采访一位地勤班长时,得知他当兵15年来仅参加过3次飞行。记者正要为此而喟叹时,班长的脸上露出的竟是自豪的表情。我们这才知道,还有许多当了20多年兵的老地勤,一次也没飞过。附件师王忠新就是其中之一。

  王忠新说:“当了一辈子兵没上飞机的有很多。我们的飞机和别的机型不一样,机上没有座儿啊!另外飞行条件也的确很艰苦。我是真心想上去,二十多年没上过,光是修它了。和咱的工种关系不大……有机会还是想上去坐坐的。”

  周权威、王俊刚曾经跟随机组一起执行过任务,但是飞上天后的情景却和他们想象中的不一样。王俊刚说:“我上了天后,看了窗外的景色,也不是我想象中那样。而且咱这飞机,飞得低,很颠簸,降落的过程中我一直恶心想吐,耳朵也憋得难受,好像灌了水似的,下地后十分钟内听声儿都觉得有回声。这回我也算是体验了飞行员们的辛苦、不容易。”

  上了天,地勤人员亲身体验了飞行员们的辛苦,进一步增进了他们与飞行员的感情。周权威说,地勤的职责就是要让飞行员飞得安全、飞得放心,只有他们的工作做好了,飞行员们才能感觉踏实;这种信任,建立在扎实工作的基础上。修理厂教导员张健一语道破了地勤与飞行员之间的关系:“空勤和地勤的关系吧,和别的部队任何两个部门之间的关系真是不一样。亲密?责任?应该说很多感情都融到一起了。空勤把生命托付给你地勤了,我的命都在你手里了;地勤呢,人家命都托付给你了,你负的责任有多重大啊,这真的是生死相托的。这是心灵上的一种联系。”

  没有直冲云宵的豪情,但他们有脚踏实地的付出;没有畅游大洋的气概,他们却有忠诚质朴的信仰。他们就像一颗铆钉、一个齿轮、一根导线,在微小的岗位上,散发出巨大的能量。(完)

  地址:中国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园垱街15号邮箱:请把#改成@)邮编:350025

  欢迎访问海峡之声网,建议使用IE内核浏览器、分辨率1024*768浏览本网站

http://gillesluka.com/cediqinwu/99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