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侧敌前进 >

画笔难描 南昌事 千年景德觅瓷史

发布时间:2019-12-15 16:2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嘉宾老师刘刚(前排左二)、刘涵宇(前排左三)、李冬君(前排左四)、桑叶子(前排左五)与青睐团员合影

  10月25日,“青睐”南昌-景德镇游学之旅如期启程。这是本年年初就早早纳入计划的行程,我们一直等到了景德镇制瓷最好的季节来临。由刘刚、李冬君学者伉俪操刀策划,又恰逢两位老师的著作《文化的江山》新书发布,我们在南昌的衡庐书院亲临发布现场,领略两位老师对中华五千年文化与历史研究的独特视野,再赴千年瓷都景德镇深入体验瓷文化的博大与魅力。

  刘涵宇、桑叶子夫妻,一个是景德镇制瓷新领军者,在景德镇开窑“富谷烧”,进行器形设计、整体造型、釉的色彩以及胎土的配制和烧成,作品得到了市场及藏家的认可。另一个为池坊流派的花道师,多年赴日本进行专业学习,获得“胁教授”级别,在瓷器与花卉的结合表现上具有独到的见解。夫妻二人开设在景德镇的工作室对“青睐”团员全权开放。

  从南昌至景德镇途中,我们还特别安排了寻访陈寅恪故居与黄庭坚故居,追寻这片人文土壤中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返程前的当天,又一头扎入八大山人纪念馆和江西省博物馆,与“墨点无多泪点多”的朱耷和拥有戏剧人生的海昏侯相遇,有学者级“讲解员”相伴、解读,何其幸也。更难忘的是,辣归辣,江西菜实在太好吃啦。

  D1临近中午,飞机降落南昌,青睐团员与早早在此等候的刘刚、李冬君老师“胜利会师”,参与了衡庐书院的启动仪式暨《文化的江山》系列丛书发布会。会后,团员现场聆听了刘刚老师的《文化的江山》同题讲座,并在瓷器专家刘涵宇老师和茶艺专家桑叶子老师的指导下,体验了焚香、挂画、品茶、插花的文人四般雅事。

  D2一早离开南昌驱车奔赴修水县,寻访陈家大屋和黄庭坚故居。古号“分宁”的修水县孕育了众多的文化名人,宋代黄庭坚诗书双绝,桃里陈氏“一门五杰”(陈宝箴、陈三立、陈寅恪、陈衡恪、陈封怀)蜚声海内外,他们给江西文化带来深远的影响。

  D3上午前往中国陶瓷博物馆,瓷器专家刘涵宇老师详细讲述了陶瓷艺术的发展历史。从最早的陶到最精美的瓷,从景德镇特有的高岭土制瓷材料到“二元配方法”,从利用波斯钴料烧制的青花瓷到清代五彩缤纷的颜色釉下午继续参观古窑民俗博览区,观看了多位非遗传承人现场展示的瓷器生产工艺流程,还了解了不同朝代不同类型的窑炉形态。

  D4造访刘涵宇老师的富谷烧工作室。在工作室我们了解到了景德镇陶瓷艺术家的制瓷日常,更亲自体验了拉坯和画坯的工艺环节,对陶瓷手工艺的流程有了更直接的感受,也都收获了亲手参与的瓷器作品。

  D5惜别景德镇返回南昌市。八大山人纪念馆正在展出多幅朱耷真迹;江西省博物馆里也恰逢汉代海昏侯考古成果展。刘刚和李冬君两位老师为团员们详细解析了他们对展品及历史人物的思考,受益颇多。短暂的游学之旅在南昌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南昌,是刘刚老师的家乡,也是李冬君老师曾经的执教之地。在这个“秋水共长天一色”之地,刘刚老师以一场现代书院里的文化讲座,打开了“青睐”寻访千年文明的大门。

  今天我主要想讲一下“文化中国”的来源。《文化的江山》开篇就提出,中国历史上有两个中国,一个是王朝中国,一个是文化中国。王朝中国写在二十五史里,所谓正史记录的中国。文化中国是什么?它是包含了所有王朝的中国。王朝只是一个一个的政权,朝代更迭如走马灯,文化中国才是本体。最近,我对史前文化做进一步考察,发现文化中国不仅仅是一种文化形态的存在,实际上它真的作为一种国体存在过。

  我们探讨国家的起源,一般有几个关键性指标,比如城市、青铜、文字、王权等等,基本上全球都按照这个统一标准来谈国家起源。不过,探讨中国国家起源、文明起源,和西方是不一样的。人类经过新石器时代以后,西方文化直接进入青铜时代,而中国本土在新石器时代以后,则进入了玉器时代,而且在玉器时代一停就是一两千年。

  从新石器时代开始,中国就出现了玉石分离,把玉和石头分别开来的根本标准是什么?是美。《说文解字》对于玉石解读为“美石也”,符合审美标准的石头就叫做玉。

  最早的玉器发现于红山文化牛河梁遗址,但跟国家起源有关的、比较成熟的玉文化是良渚文化。良渚人按照礼制文明的规范使用一整套玉器,比如玉琮代表神权,玉钺代表王权。关于玉璧,我把它解读为良渚人的“国民身份证”,此外它还有流通作用,可以当货币使用,可见良渚人的用玉体系是神权、王权和民权三权合一。

  在玉文化中产生的国家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在我看来,玉的物质属性反映到国家制度里,体现为审美功能。玉是通过审美产生的,那么大致可以判断,在玉文化中产生的国家,首先是一个审美的国度。玉没有什么用,不像石器可以作为工具、武器使用,但它可以转化为一种文化认同,转化为一种信仰共同体。

  良渚文明存在了一千多年,大家都在寻找它消失的原因。有人说是洪水泛滥,或是天灾人祸,但这些观点都有一个基本判断好像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战争冲突。从考古发掘来看也是如此,玉器时代各种冲突的痕迹、屠杀的痕迹很少。

  司马迁给整个上古历史运动找到了一条历史规律,提出了一个观点,说中国的历史运动的大势为:做事者必起于东南,收成于西北。良渚人在史前就走了这样一条玉石之路。

  今天来看,从江南的太湖流域一直到西北的和田、昆仑,都可以通过玉联系起来,存在一条玉石之路的痕迹。在良渚文化北上的过程中,形成了“良渚化世界”。这是比对着“希腊化世界”说的,亚历山大帝国解体以后,希腊文化就是通过“希腊化世界”保留了下来。

  良渚文化北上以后,先到了江北,然后到山东跟龙山文化结合了。中国国家的起源,基本上就是在龙山文化的继续发展中形成的。从龙山文化,再向中原方向发展到山西,在晋南我们看到了陶寺文化。再往前走到陕北,这里是一条农牧分界线,中国文化在这里实现了农业文明跟游牧文明的一次大联合,有了石峁文化。由陕北再往西到甘肃,在齐家文化里,良渚文化代表国家形态、礼制文明的那套体系又出现了。我们由此判断,良渚文化在玉石之路上形成了一个“良渚化世界”。

  玉文化的代表良渚文化,那时人是天下观,是四海为家,天下何处不安家?青铜文化不是这样,它强调国家和主权。当时正处于青铜文化的世界体系要往东亚发展的过程中,玉文化恰好往西走,两种文化发生碰撞。然而并没有发生很剧烈的你死我活的斗争,而是产生了一个现在看来还不错的结果。什么叫金玉良缘?金是青铜文化,玉是玉文化,两种文化在这里结合了。

  一些成语也反映了这种结合,比如五谷丰登,五谷里的小麦就从西方来的;六畜兴旺,其中三畜来自游牧文化。还有就是大禹这个人,在东南一带,大家叫他“越禹”;在西北,人们叫他“戎禹”,这两种身份反映了大禹促成两个地区的文化融合。大禹最伟大的地方,可能就是实现了跟雅利安人带来的青铜文化的融合。

  我们可以用中国近代化来做一个参照比对。近代中国也是被动地碰到了西方工业文明。农业文明要不要跟工业文明融合?大禹在河西走廊一带,碰到的也是类似的问题,玉文化要不要跟青铜文化融合?大禹选择了融合这条路。所以开国的时候,“禹铸九鼎”,就是用青铜文化来建立国家。

  可以说,大禹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西化派,他主动接受了青铜文化,把它带到中原,一个新的时代出现了。玉文化包容性很强,所谓天下者人人之天下;青铜文化进来以后,又有了新的国家观念。

  中国真正的王朝确立应该是到了殷墟时代,殷朝的国家基本上是统一的,因为它不再到处迁都了。按照青铜文化的国家标准衡量,殷朝基本上都是符合的,比如城市、文字、青铜等等。与夏不同,真正的、稳定的王朝中国的确立,要到盘庚迁殷以后,到了殷墟时代,王朝中国才确立了。文/本报记者 张严涵

  焚香、挂画、点茶、插花是古代文人生活中的四般雅事。出行十分不便的时代,富有浪漫主义色彩的古代文人更发明了“卧游”的方式,以欣赏山水画代替游览,元代著名画家倪瓒有诗云“一畦杞菊为供具,满壁江山作卧游”。讲座结束之后,在刘涵宇、桑叶子两位老师的带领下,“青睐”团员们也充分调动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开启了一次特别的美之“游学”。

  “大家在看古画时,会不会很好奇?这些文人在山水之间,或在书斋里赏画读书品茗时,旁边的案几上总是有这么一炉香。香对于他们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当然,香有很多现实方面的作用,比如驱散蚊虫,清新空气。但是从更精神层面的来说,我觉得它像一种身体的记忆,一种符号。每当香烟袅袅燃起,人便很容易脱离尘世间的繁杂纷扰,进入诗境和画意中去。所以,我今天特别为大家准备了加里曼丹沉香,大家品一品。”

  伴着桑叶子老师的讲解指导,茶叶末色奁状的弦纹香炉慢慢在团员们的手中传递,幽然的香气也随之在室内缓缓飘散。

  “大家拿到香炉的时候,左手端起,右手拢着香炉,轻轻地吸,让香气蔓延至自己的全身,再将脸偏向一侧,轻轻地呼出。如此呼吸反复两三个回合,以自己的喜好为准。”

  桑叶子老师介绍说,这款来自印尼的加里曼丹沉香,因是土沉,再加上隔火熏香,味道并不是很浓重,细细闻之略带土辛气。所谓土沉,就是白木香结香之后被埋在了土里,经过多年的腐烂醇化而成,这样的香较之其他门类的沉香更有土的辛辣味。

  有团员提问香料下面垫的白色粉末是什么?桑叶子老师回答:防止香料被过度燃烧采用隔火熏香的方式,白色的是炉灰,其中埋有香碳,火力透过炉灰作用于银质的隔火片上。如果直接用火烧香料的话,可能会有烟,有烟就会有焦煳味。而炉灰性状稳定,传热快,本身又无味,不会影响香的味道。

  桑叶子老师表示,香分很多种,有炼香,也有较为常见的线香、塔香等等,但这些都属于炼制过的合香,今天现场品的这款香则是纯的木香。香炉在团员们手中传递一周后,被放置于榻榻米的一角。在隐约的香气环绕之下,体验活动进入下一个环节。

  两轴画卷在团员面前的长案上徐徐展开,绘者正是刘涵宇老师。其中的山水长卷约5米,名为《桃源山居图》,原作是明代吴门画派沈周和文征明合作的青绿山水,刘涵宇老师取其意,改用素墨的方式去表现。另一幅10米的花鸟长卷,则取自北宋时期宫廷画院的素墨技法。

  中国画讲究的是淡设色,就是把赭石或淡绿、石青这些颜色与水混合,其色淡而沉于墨线之下。何为素墨?刘涵宇老师表示,素墨既是不带设色,仅以墨分五彩表现黑白灰,形成结构与层次。油画有72种灰度变化,现代的制墨技法也可以表现出72种灰度。但宋代是没有这些技法的,那时候讲“墨分五彩”,它的灰度仅5种颜色。

  欣赏着两幅长卷,会员们好奇刘涵宇老师在创作之前是否要先打草稿?刘涵宇老师回答:“我不打草稿的,直接就画,但画之前肯定要设计一下画什么。中国画有很多随意的、计划外的东西,随着心境不同,画出来的线条也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说中国画可以分两个元素来看,一个是线条,一个是墨色。我一直认为线条是感性的,墨色是理性的。每个人上手的线条,根据当时的心情,手腕的力度,对线的理解,呈现出来的形态都是不同的。但墨色,不管是72种灰度还是墨分五彩,表现的都是层次和明暗关系。”

  刘涵宇老师还特意举例说明,“宋代的院体画是宫廷画,线条轻柔内敛,不张扬个性,墨色使用极为繁复,层次多变使其透视极为理性,因此宋代花鸟多为写实的手法。两宋之后,以倪、黄代表的新安山水画派,以淡墨表现山水之宁静,而线条与皴法结合多有变化。至八大山人,一根线即可表现出丰富的精神与思想。”

  互动环节过半,大家都不免有些口干舌燥,此时正适合品一品江西本地出产的绿茶。江西最知名的茶,一是井冈山周边的茶;另一个就是庐山云雾茶,也是中国的十大名茶之一。会员们当天品尝的就是产自井冈山地区历史悠久的“狗牯脑”。对制茶也颇有研究的刘涵宇老师讲解过制作工艺后,介绍了这款绿茶的特别之处,“首先要品这个茶的干香,特殊的环境造就了它有一种茶书上所记载的板栗香,非常少见。喝完以后还可以把杯底的香再闻一下。”

  就在团员们享受着独特的“板栗香”时,桑叶子老师又与大家分享了五代时期宋廙撰写的关于茶的文章《十六汤品》。

  “我觉得宋廙的角度和现代人特别不一样。那个时候可能茶的品种也不够丰富,制作工艺也不够精良,所以他更关注茶汤本身,用一种很科学的方法,把影响茶汤品质的几个因素,比如注水的力度,烧水的器皿,以及烧水的薪柴等等,一个个拆开来研究,看看会对茶汤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特别喜欢他的态度,这是一种研究的态度,也是一种好玩又会玩的态度。”

  仅仅是煮水,宋廙就将其分成了三个级别。第一品得一汤,就是沸腾的刚好;第二品婴汤,是说水就像婴孩一样,尚未成熟,不能支撑起茶汤的厚度;第三品百寿汤,顾名思义是已经滚了十余沸之后的水,老化而失去活性了。

  桑叶子老师认为,古人玩茶的态度是现代人可以借鉴的,不一味地追求价位和流行。真正的好茶终归应当是好喝的茶,要建立起自己的味觉体系,而不是盲目听信与从众。

  略带回甘的茶汤还在令人齿颊留香,从上海定制空运的花材已被一一摆放到了团员面前。当天用来插花的器物还是宋代窑址里出土的匣钵,古意盎然。

  上手之前,桑叶子老师向大家提出了一个问题:古人为什么要插花?花长在大自然中不是也很好看吗?

  著述《瓶史》的明代文人袁宏道曾经说过:夫年见长,官渐高,品渐大,有身如桎,有心如棘,毛孔骨节,俱为闻见知识所缚,入理愈深,然其去趣愈远矣。桑叶子老师表示,“袁弘道所言与现代人的状态特别相像,职责越重,焦虑感越强,生活情趣越有所缺失。插花是一种便捷的亲近自然的方式,可以很好地消除焦虑感。花插好了只是第一个步骤,咏赏才是古人的终极之乐。 ”

  那么古人插花用什么花材呢?就像人有人格一样,花也有花格,这是古人对花的一种理解。五代时期张翊的《花经》里面,把花分为一品九命到九品一命。这其实是当时选拔任命官吏的一种制度,以人品来定官品。比如一品九命的兰、牡丹、腊梅,荼蘼、紫风流,这些花以木本的为多,颜色淡的为多,香气好的为多。而芙蓉、牵牛、木槿这些生长在田边地头里,开花又特别艳丽的,张翊就认为品第不高。此外,还有古代文人常说的“花十客”,“花十友”等等,桑叶子老师说:“这是一种很有想象力的联结,花与人产生的那种情感,与人的共情是更可贵的。”

  介绍过器皿和花材后,最为期待的插花环节就开始了。每个人分到的花材包含的品种都不尽相同,芒草、雪柳、火棘、喷泉草、绿石竹样貌与名称都颇为雅致,但均以不同品种的菊花为主题。体验活动前,刘刚老师还亲自为每一份花材题写了古诗词主题,有“九万里风鹏正举”,也有“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等等,为这次的插花活动提升了品位,也增加了一点“切题”的小小难度。

  桑叶子老师说,中国人插花追求自然,“虽由人作宛如天开”,构型要俯仰有致、疏密斜正、刚柔并济、繁而不乱,“一定不能对称,最忌讳的就是左右对称或者呈扇形打开。插花也要像赏画一样,有前景、中景和后景,整个作品是有景深的。”

  团员们边听边动手,一边选择着自己心仪的花材,一边琢磨着自己的盘花造型,还要思考是不是能暗合诗意。

  桑叶子老师一一进行指点:“插盘花,基本的形式无非就是三种,直立型、斜出型和平出型。但这个不是固定的,要看你拿到的枝条的形态,看它是哪个部位的枝条。一棵树上每个枝条的开张角度是不同的,最上面的肯定最直,长在侧面就是平出,下面可能就倒挂着长,所以要找到枝条的走向,再确定你要插什么型。”

  “我们要插三主枝,分别叫主、客、使,使枝最长,就是出使在外的枝条,它来确定整体的方向和走势。在三主枝搭起来的骨架之下再来添补,让空间变得更丰满。”

  大家纷纷拿起花材比比划划,确定自己的“使枝”,几位颇有胆量的已经上手开始修剪,有的则还在万分纠结。

  “老师,枝条要多长才合适?”一位团员很快就发现了小问题。“有一个753的比例可以参考,就是主花的枝条长度是3的线,但这也不是绝对的,而是一个视觉相对的比例。一般来说,5是花器的直径和高相加的长度。还有个小诀窍是花头大的、颜色重的,一般放得靠下一点,负责视觉的重心;花头小的或者飘逸一点的,可以修长一些,带动线条。”

  接下来,在桑叶子老师的讲解和指导中,团员们使出了十八般武艺选花材、搭颜色、分主次、定造型。有的团员自己插得差不多了,就四处溜达“偷师”,看到自己没有的花材,还要借上两枝为自己的作品增光添彩。有的团员自信不足愁眉不展,桑叶子老师亲手调整,三下两下,化腐朽为神奇。

  最后,桑叶子老师还细心地为插花作品准备了C位,在壁龛前让大家轮流拍照,每一位团员都心满意足地捧着自己创作的作品过足了瘾,也第一时间在朋友圈赚足了“点赞”。不知何时书院外飘起了细雨,大家在修修剪剪中度过了一段欢乐时光。

  对于参加此次游学之旅的团员们来说,景德镇的两日行程无疑是最受期待的部分。被称为“瓷都”的景德镇,因地处昌江以南而曾在唐五代时被称为“昌南镇”,中国的英文 “China”正是“昌南”的谐音。所以,自西方世界开始称呼古老的中国时,景德镇、陶瓷和中国就已经紧紧交织在一起。而当我们跟随陶瓷艺术家刘涵宇老师,一起站在景德镇的陶瓷文化和历史的长河之上时,也恍然发觉,中国文明的变迁画卷其实已在眼前缓缓打开。

  因抵达景德镇时已经接近深夜,所以与景德镇的正式见面从第二天一大早开始。迎着惬意的小雨,我们的第一站是中国陶瓷博物馆。

  中国陶瓷博物馆的前身是景德镇陶瓷馆,在这里能清晰地领略到景德镇的整个陶瓷发展史。刘涵宇先为我们梳理了陶瓷和景德镇的关系。

  “景德镇的历史是从汉代开始的,但景德镇的陶瓷是从唐代以后才兴起的。大家可能都知道,中国瓷器的起源在汉代,汉代以前的是陶器,直到东汉,在浙江越窑一次烧陶时,草木灰偶然地飘到了陶罐上,开窑后人们发现陶罐上多了一层结晶体,后来被称为釉层,这才有了瓷。我们现在称呼这种最早的瓷为 原始青瓷。从东汉到两晋,中国的瓷区一直都以浙江为主。唐代以后,青白瓷出现,景德镇这个瓷区也随之形成。到了宋以后,因为元的入侵,宋南迁的同时也将北方的匠人和工艺带到了景德镇,从此才奠定了景德镇作为一个集大成的瓷都的地位。景德镇的名号也是源于宋代,景德皇帝宋真宗非常喜欢这里烧制的青白瓷,特别定制了一批作为宫廷御用瓷,并以年号为景德镇命名,景德镇的官窑历史也随之展开。”

  为何景德镇能够成为一个以瓷业为支撑、繁荣了千年的瓷都呢?刘涵宇指着正在播放景德镇地理位置的大屏幕说,这离不开景德镇特有的地理环境。“景德镇三面环山,背面是鄱阳湖,以昌江为水源线。这种三面环山一面邻水的环境让景德镇从古至今都远离了战火的侵袭,就像是一个匠人们的世外桃源。而昌江这样一条四通八达的水路,也有助于他们的产品外销和对外交流。”

  与此同时,地理环境的优势还体现在景德镇的水土上。“制作出好的陶瓷是离不开五行的,金木水火土,缺一不可,其中水最重要,无论是前期的炼釉、炼泥,还是后期对陶瓷的清洗,都需要很好的水质。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这句诗大家耳熟能详,其实里面的浮梁说的就是景德镇,景德镇的茶文化也非常兴盛,而有好茶的地方一定有好水,有好水的地方才能烧出好瓷。所以,正是昌江的好水质,孕育了景德镇的好茶和好瓷器。”

  有了好水,制作瓷器还需要瓷石和高岭土,景德镇盛产瓷石,同时还有珍贵的高岭土,这都造就了“水土宜陶”的景德镇的辉煌历史。

  神秘的“高岭土”引发大家争相提问,陶瓷的原材料配方到底是怎样的?刘涵宇带领团员走到了一处展板前,从景德镇的制瓷原料说起。在烧制之前,制瓷器需要用到两种原料,一种是坯用原料,一种是釉用原料。

  坯用原料主要是瓷石和高岭土。瓷石是一种由石英、绢云母等组成的硅酸盐岩石矿物,是制瓷的基础原料。高岭土是一种以高岭石族黏土矿物为主的黏土和黏岩,具有耐火性的优点。“高岭土放到元代展区对着元青花讲,可能更有感觉,大家现在只要记住它的耐火性是非常强的,而提升烧制温度对于制作瓷器是非常重要的。”

  刘涵宇接着介绍釉用原料,一种叫釉果,一种叫釉灰。“古代时,我们对釉还没有精炼和合成技术,在山上开采出来的含有石英、长石等硅酸盐纯度较高的矿石称为釉果,高温烧制并冷却后发生结晶、玻化,形成釉层才能成为瓷。所以,能称为釉果的矿石,一定得是能够烧制出来玻化程度较高的釉面的材质。”

  釉灰又叫草木灰,是釉的配方之一。在高温环境下,釉果里面的石英等材质会经历溶解再冷却析出晶体的过程。在此期间,釉灰能够起到助熔的作用。“景德镇的野外有很多凤尾草,古人一般就是用凤尾草和熟石灰来精炼釉灰的,利用熟石灰自然发热的特点,将凤尾草和熟石灰一层一层地叠加到很厚的体积,封闭后等待七七四十九天,完全变成灰以后,就可以与釉果进行调配了。如果有陶瓷制作者说他的瓷是用灰釉烧制的,就是说他是用这种传统的配方烧制的釉层。”

  在经过了一个个精致的展厅,对瓷器本身的制作和历史有了更科学系统的认识后,我们终于来到了最受期待的“元青花”展柜前。这只高44厘米、口径5.4厘米的元代青花缠枝牡丹纹梅瓶,是中国陶瓷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大家一边围在展柜的四周细细观摩这件难得的真品,一边听刘涵宇讲解。

  “能烧制出这么精美的大型青花瓷器,离不开元代时景德镇高岭土的发现。大件瓷器的坯体是经过分段制作再粘合而成,制作上存在很高的难度,对瓷土的可塑性和黏性都有很高的要求。而青花原料,也就是苏麻离青料只有在1280℃以上的高温时才能还原成青色,这就要求胎土的耐高温性必须很强。高岭土正是兼具了这两点。”正是元代时,景德镇在瑶里麻苍山发现了高岭土,随后将高岭土与本地瓷石混合使用,发明了 “二元配方法”,从此才提高了烧制温度,开创了大件瓷器的新时代,这也是中国陶瓷史上的一个重要的变革点。

  值得一提的是,之所以景德镇能够生产出精美的元青花,还离不开青白釉的助力。“从五代时,景德镇所烧制出的青如天、明如镜、润如玉的青白釉,也是促成元青花的一个重要环节。因为没有青白釉,也是发不出元青花的这个漂亮的蓝色的。所以,当苏麻离青料遇见了景德镇的青白釉和二元配方法,才有了如今闻名中外的元青花。” 刘涵宇老师总结道。

  “青花是釉上绘制的吗?和釉里红又有什么区别呢?”“那宣德祭红是什么呢?”“鸡缸杯上的绘画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呢?”从元代、明代一直到清代展厅,大家对瓷器的兴趣越来越浓厚,刘涵宇老师耐心地一一作答。

  “青花和釉里红经常被一起提起,是因为它们都属于釉下彩,也就是先在素胎上用颜料绘制,然后再罩上一层青白釉。釉里红是古代很有名的品种,尤其是洪武釉里红在陶瓷历史上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大家面前看到展板上的这个洪武釉里红军持更是难得,现存量极少。”

  刘涵宇接着强调了釉里红烧制工艺的难度。“釉里红是介于釉料和矿物色剂料中间的一种,是一种红铜釉。红铜釉的变化非常多,氧化会变成绿色,还原会变成红色,吸烟又会发黑,是所有瓷器里最难掌握的釉。所以,在景德镇有一句话叫做要想穷,就烧红。”提到了红,就不得不提宣德祭红。“祭红也是红铜釉,和釉里红的区别就是外面没有再罩一层釉,不属于釉下彩,是自然的发色。”

  “很多朋友对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很好奇,鸡缸杯采用的工艺叫斗彩。这种工艺制作时需要两次绘画两次烧制,坯体上先用青花绘画,然后涂上一层青白釉烧制,烧制好后,再在釉面上填色,之后再低温烧制。”有了刘涵宇老师的介绍,欣赏馆内展品的我们,也多了一份专业的目光。

  一上午忙着把知识装进大脑,下午来到景德镇古窑民俗博览区时,消化的知识内容让参观的感受更加深刻。揉泥、做坯、利坯、捺内水、荡釉、补外水、挖圈足、画青花、写底款、吹釉在古代制瓷作坊中,陶瓷工艺的老师傅们将一个个陶瓷经历传统手工成型的过程,进行了精彩的展示。一招一式看似简单,实则蕴含着十足的功力。团员们围在老师傅们的周围,屏息地观看后,每每要发出情不自禁的赞叹和惊呼。

  刚刚被传统手工艺生产线的现场震撼,我们又跟随专业的讲解员来到了历代古窑展示区,宋代龙窑、元代馒头窑、明代葫芦窑、清代镇窑当我们置身于不同朝代不同结构的古窑之中,景德镇制瓷历史的厚重感也更加真切。

  “馒头窑是景德镇宋元明时期典型的瓷窑结构,因为窑的形状很像馒头而得名。马蹄窑也是馒头窑的一种,主要是窑床平面呈马蹄形。马蹄窑的结构很有意思,双火膛的设置能够让火集中在火塘之中而不是瓷器上面,这样一来,瓷器就会被小火慢炖式地煨熟,很适合烧制红瓷。明以后出现的葫芦窑就是从马蹄窑演变而来的,颈深做得更深了,火能走得更顺畅一些。”

  “龙窑在宋代时是最常见的一种窑,这种窑烧制量很大,依山而建,瓷器从山底一直码放到山头,然后火会通过火道像一条龙一样地冲上去。”

  龙窑果然窑如其名,建筑结构气势磅礴,给团员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震撼之余,大家纷纷拍照记录。

  到达景德镇的第二天“雨过天青”,团员们跟随刘涵宇走进了他的陶瓷工作室“富谷烧”。几间小小的平房,从外面看不出什么特别,一走进才知别有洞天。四周的墙面上绘有刘涵宇的画和刘刚老师题下的诗句,再配上中式的桌椅条案,刘涵宇的陶瓷作品,再加之桑叶子布置的瓶花点缀其中,共同组成了一个处处透露着中式美学的雅致空间。

  刘涵宇带领大家参观了不同用途的工作区,近距离地观察现代制瓷所用的电窑和气窑,以及利坯、画坯等环节中的各种专业工具,从而更真实地展示了一个景德镇陶瓷匠人的创作日常。

  “第一步,选择釉和陶土。釉有两种,透明釉和乳浊釉,我们看到的青花瓷,釉下彩,用的都是透明釉,能把底色透出来。而像是汝窑的天青色,或是建盏的黑色,就都属于看不见胎的底色的釉,也就是乳浊釉。”听完介绍,再观察刘涵宇老师拿出的相关实物,印象又加深了一层。

  “陶土有五种,瓷胎、铁胎、缸胎、浆胎、香灰胎。瓷胎细腻洁白,可塑性强,氧化铝比例高,所以高温下稳定不易变形。毛瓷7501是景德镇最贵的瓷土,3万至5万一吨,便宜的也要5000以上一吨。第二种铁胎也叫紫金土,烧制汝窑和建盏需要用到,是一种含铁量很高的土,但其实是属于半陶半瓷。如果想制作的是仿宋代的器物,一定要用到铁胎,因为这样才能靠铁胎和釉在高温下的不同收缩状态,形成开片的效果。”

  “缸胎就是烧制大缸的胎,我们又称大件泥,这种胎土坚硬而厚重,没有吸水性,多半是半瓷半陶比较粗糙一些。”刘涵宇老师提示大家,可以回忆一下在中国陶瓷博物馆中看到的大龙缸的质地。

  “浆胎用于模具生产,一些异形的陶瓷器物现在是可以用模具生产的,方法跟青铜器的浇筑很像,先将瓷土打成泥浆,再将泥浆灌到模具里面,形成胎体。弱点在于胎质会比较疏松,致密度不够。最后一种香灰胎,是北宋烧制汝窑的一种秘法配方,含有氧化铜和氧化铁等多种元素成分。我们现在看到的天青色就是用的这种配方,看上去胎体不如铁胎颜色深,但是依然有开片的效果,而且釉色的细腻度更高。北宋时期的天青色基本上用的是香灰胎。到南宋时,浙江的龙泉官窑才开始用铁胎烧制。铁胎的成本比香灰胎低很多。”

  说完土,下一步就是“成型”的问题了。富谷烧工作室专门提供了一个拉坯机供团员们体验。随着机器不断旋转的胎土,在拉坯师父的妙手下温顺极了,到了大家手中却难以驯服。不过,虽然不断失败又被迸溅地满身都是泥,游学团的大家也还是不亦乐乎,同时也更感拉坯工艺的不易。

  “拉坯只是初步成型,坯还是很粗糙的,下一步就要靠利坯师傅的精修。利坯的好坏直接决定了陶瓷器物的薄厚、手感、质感和细节的精致度。”说着立刻拿来了利坯用的铁刀给大家看,“一定要用铁刀,因为铁刀可以根据需要弯成各种形状。明代永乐年间有一种薄胎瓷,也叫脱胎瓷。烧出来后的器物几乎没有胎,只剩下釉,非常薄,像纸一样。就是利坯师傅一遍一遍地走刀,再素烧、再走刀,直到达到纸的薄度。可惜如今薄如纸的技艺已经失传了。”

  接下来,更是考验技艺纯熟的步骤施釉。在“补水”即清洗胎体后,分别通过捞釉(内部施釉)、沾釉(外部施釉)、吹釉(整体吹均匀),给胎体各个面都上好釉。

  这些环节结束后,进窑之前,还有一些细节需要处理。“起釉就是用刀刮掉器皿口沿和圈足上的多余的釉,口沿镶釉则是用毛笔轻蘸油水镶至口沿一周。补釉就是查缺补漏,发现有碰掉的部分就需要及时补上。最后进窑前再将釉面上的灰尘吹净,以免因为有杂质而导致器物的瑕疵,这一步也叫吹灰。”

  好不容易做好了前面的种种准备,“满窑”的工作更不能放松。“高温耐火材料制成的棚板是用来放置器皿的,立柱的作用是支撑棚板,同时根据器物大小,灵活调整高度。将立柱和棚板按照一定结构搭建起来,并将器皿摆放其中的过程就叫满窑。”刘涵宇老师告诉我们,满窑的结构直接影响烧制的效果,因为结构影响的是火的走势,所以满窑是一件很讲究的事情。

  “烧窑其实就是大学化学里的氧化还原反应。1200℃以下我们叫氧化焰,1260℃以上的叫还原焰,中间的就是中性焰。氧化焰和还原焰烧出来的釉色是不同的,比如青釉就是通过氧化铁的还原出现的,氧化铁氧化是铁锈红的颜色,还原反应后才变成了青色。”

  现代烧窑技术的发展,已经可以将升温、调压、保温等环节标准化、程序化,让烧窑过程更加可控。不过,刘涵宇说“停火”这一道工序却是人工战胜了人工智能。“最重要的环节其实就是停火这一下,即使是最厉害的烧窑师傅,前面的流程都可以交由别人来做,但最终这一下一定要自己亲自到场。通过隔火观察来确定什么时候到达临界点,及时停火。就这停火的一下,考验的就是几十年的经验,好的烧窑师傅烧红瓷能做到80%以上成瓷率,非常厉害,目前靠机器都没办法做到。”

  停火后关闭窑门冷却至80℃后,这才终于可以打开窑门,取出瓷器,随后完成打磨、清洗的流程。挑选出有瑕疵的器物准备复烧,而没有瑕疵的就可以写上底款,代表这是一件品质合格的器物。

  终于把“一个陶瓷作品的诞生”了解透彻了,下午大家迫不及待地开始了“画坯”体验,在已经成型的马克杯素坯上,用青花料等颜料绘制花鸟的图案。怕大家一时间没有思路,两位老师特别准备了一些宋代的花鸟图,供大家参考。刘涵宇老师示范了用笔,交代了绘制流程后,将更多的创作时间留给了大家。

  画坯开始,才发现游学团真的是“卧虎藏龙”,虽然在弧形的杯面上用毛笔绘画存在不小的难度,但不少团员一出手便像模像样。刘涵宇对每位团员都分别耐心地进行了指导,同时还不忘再科普一些有关画坯和颜料的知识。

  “你看,没有经过氧化还原的青花料就是墨色的。”“而这个彩色料属于化学料的一种,相对矿物料在高温下更稳定,现在看到是什么颜色,烧出来就是什么颜色。”“这种通过水的比例来控制青花料浓淡的技法叫混水技法,跟墨分五彩的道理相似,清初期时成熟运用于山水、人物、花鸟等绘画领域。”

  时间过去了三四个小时,沉浸在画坯体验里的大家却浑然不觉,这就是陶瓷艺术的魅力所在吧!

  坐落在赣江之滨的衡庐书院,是此次“青睐”游学之旅拜访的第一站。在刘刚、李冬君两位老师的引荐下,团员们有幸结识了致力于现代新式书院发展的80后创办人刘书文先生。《文化的江山》丛书发布会得以在此举办,也源自这两代人之间的惺惺相惜。

  文化讲座与“四般雅事”体验活动结束后,刘书文热情地宴请团员们一品地道的江西菜。作为衡庐资产的董事长,在商十余年,为什么忽然将目光投向文化投向书院?餐毕,泡上一壶好茶,在书院二层一间古色古香的办公室里,刘刚和刘书文这对忘年交向北京青年报记者表露了他们复兴书院文化的共同期许。

  刘书文是江西人,但自高中毕业就赴北京读书,后来又在北京、上海两地工作生活了近20年,自称对江西文史不甚了解,但亲近文化,一直在补课。尤其今年年初经共同的朋友牵线,与历史学者刘刚一见如故。

  “江西有深厚的文化底蕴,比如书院文化,累计各个朝代有2000座以上,又比如景德镇的千年窑火和瓷文化。”

  书院文化将是《文化的中国》丛书第七卷《追求思想共和的时代》中的重要内容,在实地走访了白鹿洞书院、鹅湖书院等传统的书院之后,刘刚老师认为未来发展真正占主导性的力量可能会来自企业,书院文化的复兴同样要依靠有文化使命感的企业,“书院公司化,公司书院化”渐成潮流,才符合历史发展的进程,具有可持续性。

  刘书文非常认同刘刚老师的判断,也有意在探索现代新式书院的道路上出一己之力。

  “我们根据自身的特点,也结合刘刚老师的研究方向,办起这座我们自己的书院。现阶段衡庐书院的目标是承担起研修和智库的功能,研修主要对内,选择不同的文化、经济或产业主题,服务于衡庐资产自身的投资策略及实践。此外书院会依托刘刚老师及后续加入的其他学者,制定一些深度研究课题,再通过出版等手段将这些课题成果传播出去。比如刘刚老师认为,以中原一线、秦岭淮河一线等地理线路能将一个个文化板块串联起来,从地理的角度看历史,这就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课题。”

  对于刘刚老师即将着手的后续写作内容,刘书文表示会在走访和搜集素材等环节上做好充分的资金支持,“《文化的江山》已出版的四卷,多涉及浙江的吴越文化,希望在衡庐书院的支持下,刘刚老师能多写写江西本土,让这套书可以更加丰满、扎实,这就是我们的价值所在了。”

  刘书文将陈寅恪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作为衡庐书院追求的学术精神和价值取向,在刘刚老师眼中,具有如此情怀、站在如此高度的青年企业家并不多见。而在近一年的频繁交流与碰撞中,刘书文也视刘刚老师为自己的父辈及导师,不断汲取思考的力量,决心持之以恒地通过创造性视角和可持续方式推动中国文艺复兴,提升人力资本价值,增强文化底蕴对经济发展的支撑作用。

http://gillesluka.com/cediqianjin/1060.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